花落莺啼春 (1962)

花落莺啼春

电影 “花落莺啼春” 的更多资料

剧情简介

影片(花落莺啼春)讲述皮耶是一位大约三十岁的前线战斗机驾驶员。他在参加中南半岛战争期间,不小心炸死了一个小女孩子。为此精神陷入崩溃。战后,他的生活好像一刻没有安宁下来,长期在负罪,内疚,自责和失去记忆的痛苦中忍受折磨。每个星期天,他经常去修道院,在那里,他碰到一个被父亲遗弃的小姑娘。而他恍惚感觉这个小女孩子就是自己误炸的那个。出于一种自我安慰和补偿心理,也出于他的善意,他每周日都带上小姑娘出去玩耍。小姑娘也得到了从所未有的关爱,两个在一起相处得非常开心。但是在外人看来,他们却对两个人之间的那种奇怪的友谊抱着怀疑,猜忌的态度。终于有好事者并向警方报了案。结果,糊涂无能的警察也没有进行调查和询问,就贸然地杀死了皮耶。小姑娘伤心欲绝。当警察问起小姑娘的姓名,身份时,她说她如今已经没有名字了。

同类型作品

网友点评

相关评论

标题:《花落莺啼春》:被扼杀的星期日

作者:五行缺水


  
  原文地址:qh505/blog/post/3993.html 星期日,是她把她叫做“爸爸”的星期日,星期日,是他们在塞纳河的涟漪中“回家”的星期日,星期日,是在深深的爱里不再眩晕的星期日,可是星期日,却也是一个被抛弃,被误读,被扼杀的星期日,是一个取消了最后的命名的星期日,是在圣诞节的喜庆中走向死亡的星期日。 一种死,比幸福来得更突然,30岁的皮埃尔躺在洁白的雪地里,他再也不能揽她入怀,再也不能叫她的真名“西贝尔”,再也不能在刀子的颤动中听到圣灵的声音,而12岁的弗朗科西,在睡梦中醒来,再也无法等到她18岁的时候嫁给皮埃尔,再也无法在“星星的碎片”里保留纯真的梦想,再也无法在河边的仪式中拥有回家的感觉,看到在星期日也是圣诞节死去的皮埃尔,满脸泪水的弗朗科西说:“我再也不会有名字了,即刻起,我无名无姓。什么也不是。” 最后的星期日,最后的圣诞节,最后的西贝尔,她在那些警察、那些旁观者面前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其实只是说给自己听,说给躺在地上的皮埃尔听,对于死,她曾经说过:“如果哪天你不来了,我就去死,闭上眼睛,我会变的冰冷,然后躺进棺材,然后送进坟墓,但是墓碑上没有名字,没有人知道我的名字。”她预知了自己的死,预知了自己冰冷的未来,预知了没有名字的墓碑,但是,命运却以另一种方式抵达了死亡,是皮埃尔先于自己死在星期日,死在圣诞节。但是不论是谁先死,最后的命运都被推向了没有自己名字的结局,无名是一种拒绝,是一种毁灭,也是一种“被毁坏的生活”的见证。 被坏坏的生活,属于皮埃尔,也属于弗朗科西,它如噩梦的方式闯入他们的现实,皮埃尔曾经是一名空军,在战争期间由于误炸一个亚洲的村落,从此患上了严重的失忆症,在他离开战场、离开战争的生活里,总是出现飞机下降投弹轰炸的情形,那个世界原本是美丽的,大块大块被分割的田野,隐约传来农人的唱歌声,以及那冲天的大树,安静的村落,但是炸弹在那里爆炸的时候,就是一种将美好毁灭的悲剧。那个呆立在树旁的孩子,睁着惶恐的眼睛,露出恐怖的脸,发出痛苦的叫声,这是皮埃尔最后的记忆,而当他回到现实的时候,这一幕总是闪现在他的头脑中,他总是偏头痛,总是产生眩晕的感觉,在间歇性发作的时候,他总是问自己:“我是谁,从哪儿来,在干什么?” 这是对于自我的质问,他找不到自己,尽管告别了悲惨的战争,尽管获得了玛德琳的爱情,但是他依然活在那闪现的记忆中,活在无法摆脱的梦魇里,他像一个和现实格格不入的人,在寻找自我中又一次一次地迷失。只有在那个黑夜里,在微弱的灯光下,看到12岁的弗朗科西出现的时候,他忽然就看到了某种寻找的东西。在车站,弗朗科西被父亲带着遇到了皮埃尔,父亲在打听去修道院的路时,他们的目光第一次接触,躲在父亲身后的弗朗科西露出了一个微笑,可爱,迷人,仿佛是天使一般,这微笑打开了皮埃尔的心中那扇紧闭的门,也从此把他带进了星期日的约定里。 弗朗科西的父亲把她送到修道院,对她说“爸爸星期日再来看你”,其实是把她关进了一个封闭的世界,甚至自己不再露面,一种生活的转变对于弗朗科西来说,却是被抛弃。从车站相遇,到看到微笑,其实在皮埃尔的内心深处,并不是找到一种自己寻找的东西,而更多是想要保护这个纯洁的小女孩。那个晚上他看到在父亲身边的弗朗科西眼中挂着泪水,他说的一句话是:“她不能哭的。”哭让他的脑海中又出现在大树旁的小女孩,又让他看见了被毁灭的死亡,所以他不允许女孩流下泪水,从口袋里摸出那些“星星的碎片”,暗中跟踪他们,对于他来说,保护的本能让他一直关注这对父女。 而当弗朗科西被送到修道院之后,父亲急匆匆离去,最后像是故意一样落下了那只包,而在暗处看到这一幕的皮埃尔拿起了这只包,并在包里发现了父亲离开女儿的那封信,到星期日到来的时候,他再次来到修道院,没有看见弗朗科西的父亲,他知道一切都已经成真,修道院生活对于弗朗科西来说,就是一种哭泣生活的开始。就是在那个星期日,他以弗朗科西父亲的名义接走了第二次见面的弗朗科西,在他看来,他必须变成一个父亲,一个保护孩子的父亲,一个遵守“星期日来接你”承诺的父亲。 而弗朗科西在修女面前叫他“爸爸”,实际上也是填补了自己父亲缺失的遗憾,但是当弗朗科西和皮埃尔走出修道院,第一次进入到星期日时光的时候,不仅仅是完成了父女的一种交接,实际上被命名的父亲更是萌发了一种寻找另一个自己的历程。和皮埃尔一样,被父亲留在修道院的弗朗科西也面临着一种“被毁坏的生活”,也进入到被现实抛弃的境遇中,弗朗科西的奶跟着魔术师走了,自己的妈妈也离开了她,最后父亲也在永远不能实现的“星期日来接你”的承诺中消失,“我现在又孤独一人了,我什么亲人也没有了。”所以皮埃尔和弗朗科西,在这个被命名的星期日,成为遭遇相同命运惺惺相惜的两个人。 当星期日要结束的时候,皮埃尔要送弗朗科西回到修道院,那扇门打开,屋内的灯关闭,但是弗朗科西却没有立即离开,她拉着皮埃尔又返回到屋子里,再次打开灯,她说她不愿意回到修道院,而在那一刻,皮埃尔感同身受地说出了“我们永远都是废物了”。相同被抛弃的命运,相同眩晕的现实,相同被毁坏的生活,于是他又走进了屋子,拉着弗朗科西说:“以后我没一个星期日都来接你。”屋内的灯光从灭掉到再次点亮,其实无非是一个隐喻:他们在被黑暗包围的现实里,唯有点亮心中的灯,唯有进入两个人一起拥有的星期日,才会感到一种活着的渴望,才会有共同抵御的力量。 从以“父亲”的名义保护弗朗科西的星期日,到两个人点亮最后一盏灯的星期日,星期日的意义发生了改变,他不是“父亲”,他是她的朋友,她的知己,她相同遭遇的同行者,甚至最后变成了再也无法改变的爱人。他们在星期日离开修道院,在星期日来到塞纳河边,那一条河,是他们共同的家,一颗石子丢进河里的时候,泛出一圈一圈的涟漪,弗朗科西说:“我们终于到家了。”站在岸边的他们,看见了河面上的倒影,涟漪的圆圈将他们圈在一起,这是倒影里的共同守护,这是圆圈里的共同依靠,他们在这个家里一起谈起过去,一起谈起未来,一起在星期日编织共同的生活。 在星期日,他们向消失的一切告别,弗朗科西说:“我的爸爸死了,我甚至觉得他已经被埋了,我要去看他的坟墓,看他的尸体。”然后一个人走过横在那里的树干,跪在地上,独自说出的那一句话却是:“谢谢你上帝,给了我一个皮埃尔,一个善良的人。”在星期日,他们共同希冀一种美好生活的到来,弗朗科西说:“你30岁,而我12岁,很相近嘛,当我18岁时,你才36岁,36岁也不是很老嘛。听着,你会在我18岁时候娶我吗,会吗?”在星期天,他们拥有只属于自己的河水,属于自己的大树,属于自己的涟漪,属于自己的家,甚至在河边有人画那一颗岸边的大树,弗朗科西告诉画家:这是我们的树,你没有这个权利。 一切都属于两个人,他们在现实中被抛弃,他们失去了原本属于自己的生活,但是在每一个星期日,他们又创造了新的世界,这是重新命名的星期日,星期日原本是天主停止他所行一切创造工作的日子,是天主降福的第七天,是定为圣日的第七天,身为修道院的孩子,弗朗科西本应该在这一天做礼拜,以表达对主的崇敬和感激,但是在星期日,她却离开了修道院,这是一种背离,而在一种否定仪式的构建中,他们其实进入了自己命名的那个世界,这里的树和水,这里的草和大地,这里的仪式,都只属于他们。 像是一个伊甸园,但是在这样一个背离传统仪式的星期日,在这样一个虚幻的伊甸园里,他们虽然享受了找到自己的快乐,虽然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幸福感觉,甚至已经在跨越年龄中培育了一种爱情,但是在这个自我命名的世界之外,却是被包围的现实,所以这个星期日的世界是脆弱的,甚至是危险的。这种脆弱和危险一方面来自本来受过伤而敏感的两个人,来自精神意义的柏拉图式的恋爱,另一方面,来自世俗道德下那个压抑、鄙弃的现实。 皮埃尔陷入到了和弗朗科西的爱恋中,但是偏头痛和眩晕的感觉,让他变得越来越敏感,而这种敏感让他开始嫉妒,当弗朗科西看见那个骑马者走过,发出了“他真帅,希望他能带我离开,保护我”的感慨,皮埃尔有些黯然地独自离开;当弗朗科西和另外的小孩子玩“盲人的游戏”,那个男孩差点碰到了弗朗科西的脸,皮埃尔甚至用拳头狠狠揍了小男孩;而当那个星期日皮埃尔被女友玛德琳叫去参加朋友贝尔南德的婚宴时,他所有的思绪都在那个没有见面的弗朗科西身上,在桌子上他不说话却放了一颗“星星的碎片”在盘子里,他便听见了弗朗科西的声音;从窗户望出去,他看见了河边骑马的人,在那个很帅的男人旁边却是一个和弗朗科西一模一样的女孩,他开始焦躁不安,甚至在离开婚宴之后还赶过去看清楚是不是弗朗科西真的跟那个男人在一起:在游乐场,他和玛德琳一起玩碰碰车,却在人群中发现了弗朗科西,于是他变得疯狂,继而在游乐场上演了一场混乱的打斗…… 皮埃尔是敏感的,而在弗朗科西身上,这种敏感也暴露无遗,她在那个夜晚相遇之后,把皮埃尔当成是“父亲”,但是在星期日的交流中,她慢慢对皮埃尔产生了爱恋,这种爱恋是像父爱一样保护自己的情感,像情人一样隐秘的精神依恋,所以它是复杂的,是多元的,她告诉他六年之后要嫁给他,她希望他能够真正吻她一次,她喜欢在树林里被他揽进怀里的感觉,但是,当她知道皮埃尔有一个女友的时候,她忽然就有了嫉妒心,她询问关于她的信息,她问他们会不会结婚,而因为没有在那个星期日接她出来,弗朗科西甚至一病不起。 其实,在弗朗科西和玛德琳之间,对于皮埃尔来说,是关于什么是爱的质疑,爱情之于爱情,似乎不仅仅在于年龄的不同,更在于一种需求上的区别,当在星期日的乌托邦里,皮埃尔似乎更想把自己放在一种逃避的世界里,所以他不告诉玛德琳自己和弗朗科西的故事,不敢表露自己的矛盾,在婚宴上,在游乐场里,在玛德琳的爱意里,他反而看见了自己的痛苦,逃避根本不能回避矛盾,相反却变成了另一种伤害,最后的暴躁、冷漠、疯狂,都让这一种爱变成了压力,而也是这样的压力,让他似乎又回到了“被毁坏的生活里”。 但是,真正毁坏生活的不是关于爱的无所适从,不是对于爱的那种敏感和脆弱,而是在星期日这个乌托邦之外的现实,这个现实里是道德,是流言,是疑惑,是打击,在河边散步的时候,人们总是用异样的目光看待他们;钓鱼者甚至偷听他们的谈话;酒吧里的那些人甚至把皮埃尔叫做“撒特”——一个神话中的好色之徒,这是现实对他们的围攻,这是道德对他们的贬低,“和一个孩子恋爱,这正常吗?”皮埃尔好友卡洛斯的妻子曾经这样问,在他们看来,这是畸形的爱,这是变态的爱,甚至这是一种亵渎,一种耻辱,而贝尔南德在圣诞夜报警,更是推向了悲剧的终点。 皮埃尔和弗朗科西在星期日构筑了属于自己的世界,但是这个世界完全陷在巨大的舆论中,完全被所谓的道德包围,完全在毁坏的力量挤压中,这其实和皮埃尔记忆中的战争梦魇,和弗朗科西的被抛弃生活如出一辙,虽然在两个人的世界之外,还有善良的玛德琳,还有宽容的卡洛斯,他们理解这一种爱,并把它叫做“童年的梦”,甚至原先害怕、恐惧的玛德琳,当躲在大树后面看到皮埃尔和弗朗科西在那把刀钉在树上的震动中露出欣喜之色的时候,她的脸上也露出了微笑,没有嫉妒,没有猜忌,没有报复,对于她来说,那一刻她完全理解了皮埃尔,理解了两个人的爱。这是一种爱的无私,而卡洛斯也认为,让皮埃尔重新回归到童年时代,“千万不要玷污了美好的东西。”但是无私的爱、宽容和理解,只是一种个体的力量,在巨大的舆论洪流中,沉重的道德压力下,也只有纷纷破碎的唯一结局。 星期日的涟漪,星期日的圆圈,星期日的爱,星期日的真名,这是属于他们的孤独世界,而现实就像皮埃尔拿起婚宴上的玻璃杯看到的一样,是扭曲的,是变形的,两个世界的矛盾和冲突无法避免,就像那把从游乐场预言的巫师手里偷来的非洲魔刀一样,在不同的世界里被命名,对于皮埃尔和弗朗科西来说,刀钉在树干的那一刻,他们听到的是一种纯粹的通灵的声音,而在那些警察看来,刀却是一种凶器,在圣诞树下,在沉浸于美好的夜晚而睡熟的弗朗科西面前,这一种邪恶的命名,让最后的星期日变成了一种死亡,让最后的救赎和回归变成了永远的失去:不再眩晕的皮埃尔保持着一个罪犯的样子,不再隐藏自己真名的弗朗科西永远无法再回到星期日,而死亡之外,被毁坏的生活继续毁坏,无名的人继续无名。
   

相关声明:
乐酷网(www.livku.com)收录的暂无资源花落莺啼春在线观看高清完整版数据来自-各大视频门户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