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年 (1985)

龙年

电影 “龙年” 的更多资料

剧情简介

  故事始于纽约唐人街的龙年庆祝会,鞭炮声此起彼落,连串黑帮仇杀事件亦同时揭开序幕。新上任的华人黑帮头目祖儿,野心勃勃,眼见毒品市场盈利可观,于是决定铲除所有对他有威胁的人,并向意大利黑帮开战,血洗纽约街,一心要成为唯一的大赢家。干探伟特联同年青女记者,誓要将黑帮连根拔起,维持社会治安。

同类型作品

网友点评

相关评论

标题:《龙年》:赤色阴影下的越战创伤

作者:和运超

龙年》:赤色阴影下的越战创伤

  和运超img31..cn/mg/2016/06/11/122228.59116868.jpg style=line-height: 1.6em>
 米基洛克同尊龙对峙,片中针对中国传统最锋芒毕露的一场戏
 上世纪80年代,这部由米基·洛克和尊龙主演的《龙年》也算轰动一时,片中对美国华人社会的种种演绎,被定性为好莱坞的“反面教材”引发美国华人的强烈不满。因此,成为迈克尔·西米诺导演,奥利弗·斯通编剧的一部影史上颇有影响的争议性作品。
 电影据说改自一部小说,原作者有过警察经历,而且早年还曾经参加过朝鲜战争,那么,其对华态度之极端也就颇有历史渊源。虽然影片当年在美国只获得金球奖的两个提名,但在法国却曾获得凯撒奖的最佳外国电影(1986),一转眼30年后的今天,该片再次由法国重新修复。究竟当年为何会对华人社会进行这样充满偏激的解读,感觉今天看来仍然值得一番讨论。
 其实,这个“龙年”到底是纯粹虚构,还是具体有所指?相信对于多数观众只去注意故事情节,恐怕很容易忽略。稍微回忆一下就当明白,80年代的龙年是在1988年,而影片诞生是1985年,是不是很不对劲?该片又并不是一个有科幻性质的关于未来的故事,那么,最接近的龙年就是对中国社会有过重要烙印的1976年,但凡是中国人,一定都知道这一年发生过的那些有深远意义的大事。
 影片开始于“龙年春节”期间纽约唐人街的凶杀案和华人帮会大佬王某(翻译往往是黄,但片中丧礼显示的是王府出丧)死后的葬礼,两场戏“一文一武”,鲜明的表达了某种强烈暗示。尤其,片中出现的华人女记者崔茜在唐人街报道华人帮会的葬礼时,还曾不经意的点名葬礼举行的街道名称是Mao Street,似乎也隐喻华人社会进行了一场权力更替,所以,前大佬姓王,对于中国人而言是不是更有含义?并且对美国当地也造成了动荡和影响。
 随着故事发展,以美国警察局为代表的高层,并不觉得大量华人在美国生活有什么问题。如开头男一号斯丹利来接管唐人街,对骑在马上维持葬礼治安的警察调侃。很快,罪案再次发生后,斯丹利接触过华人帮会后到警局同上司发生一场争论,他认为华人社团三合会在唐人街扩张势力,已经取代过去的黑手党的地盘。但上司却不觉得唐人街的华人中会有黑帮存在,还认为斯丹利是从越南战场回来的,神经过于紧张,说他是一个好警察,可不善于同人相处。奥利弗·斯通的台词一贯非常精彩,这场戏中,上司调侃说他要不要派武装直升机来攻打唐人街,扫平他认为的华人黑手党。斯丹利听到上司坚持繁荣安定的言论后,转向窗外,这时给了一个美国星条旗在风中飘扬的镜头。结合双方的争辩,对中国人来说,显然这一画面的动机相当阴暗:影射华人帮会是美国白人社会下的一股涌动的暗流。
 其实,更尖锐的一场冲突是斯丹利去拜会帮会的几位叔父辈。前大佬王某的女婿泰义,也就是尊龙演的大反派也在场。这场戏没有打斗,却充满十足的火药味,可以说是最震撼的片段。几位叔父辈都表明他们从来不打算同美国警察合作,认为治安问题可以由华人组织自行控制。因为华人社会历来就是通过代代相传立下的规矩来解决问题,还说这是几千年中国人的传统。斯丹利听了比较激动,他不满他们动不动就拿“中国人习惯这样,中国人习惯那样”说事,还有什么中国人的处世原则已经有千年的传统等等,他还说“这里是美国,也有两百年的历史,所有人都要奉公守法”。除此之外,对于泰义的抗议,斯丹利最后说了一句脏话fuck you。
 前面这几场戏双方对抗不断,看起来已经充分渲染了立场角度问题,确实对华人传统和唐人街带有明显的排斥和不满,像斯丹利还十分偏见地以为,华人一贯做的是贩毒、行贿、赌场等不法勾当。而他既然来接管地盘,就要像一个战士(如同时期的银幕英雄兰博一样)同整个华人帮会做斗争。但是,《龙年》是否真的带有完全仇视华人的观点?仔细看下来,不能说丝毫没有,但恐怕也不绝对。
 许多人都知道,像后来奥利弗·斯通的大多数电影都有较强的政治色彩,可他本人其实不完全赞同这种观点。他认为电影的本质是艺术化的表达,我觉得这一说法也可以放在《龙年》。影片确实表达了在那个时代背景下,斯丹利这样的白人对华人大量移居美国以后带来的种种社会问题有所控诉。但更重要的是,不完全是这样。
 首先,斯丹利也不是地道的美国人,是一个波兰裔,可能潜台词也在说明:他未必代表了“美国”。实际上,“龙年”这一题目,除了影射中国人都知道的巨变外,还有一层重要的背景是影射美国人,那就是越战的结束(1975年宣告结束,尽管战争发生的时间在史学界说法不一,宽泛一点说,几乎打了整整二十年)。斯丹利这样刚从越南战场回来不久的人,已经很难融入社会。那么,真正代表“美国”的应该是警察局那些高层的言论,他们并不觉得华人社会是美国的不稳定因素。
 其次,进一步需要认识,斯丹利也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正面的好人。战争经历导致他自身的扭曲和变态,他是一个身负精神创伤的人。警察局的人指出他难以相处,所以才让他去唐人街,象征了被主流群体放逐。再从个人生活来说,斯丹利的婚姻濒临破灭,也说明他的人生已经被战争摧毁。反而,他为了实现摧毁华人帮会的目的,却同华人女记者崔茜有了关系。当然,这种关系也有复杂的隐喻,他的初衷是利用崔茜的媒体身份协助揭露唐人街的阴暗面,而且某些时候他对崔茜的态度很霸道粗鲁,如后面根本没打招呼就把崔茜家变成了他的办公室,带有某种征服倾向。虽然可以多元化解读,但最终至少可以表明,如果斯丹利有种族立场,这种情感关系建立就显得极矛盾。联系到后面斯丹利妻子对他与崔茜之间暧昧而崩溃时,斯丹利就很无奈,他说自己也不知道同崔茜想怎样,可就是这么发生了。另外,还有一个证明:他能够查到泰义毒品交易的码头和货船名称,也完全依靠一个混进帮会的华人卧底,还为此付出生命,而且他为这个伙伴的死感到非常难过。
 回过头来,《龙年》对于华人社会和中国背景的动机和心态出于什么缘故,个人以为,主要还是奥利弗·斯通和迈克尔·西米诺的倾向,故意呈现出较大的主观色彩。对于一部电影来说,其实这并不算是什么大问题,多数时候人们都明白往往这就是电影风格的体现。
 我们不能忽视某种巧合,这两个导演都以越战电影成名。迈克尔·西米诺在1978年的《猎鹿人》率先轰动,而奥利弗·斯通在完成《龙年》后自编自导了同样大获成功的《野战排》。不过,在1980年,迈克尔·西米诺挑战了一部史诗级的西部片《天堂之门》,终结了美国电影行业内导演们有最终剪辑权的历史,强化了好莱坞圈子里大部分投资都会以制片人、制片公司为主导的霸权地位。而《天堂之门》这部电影恰恰很主观的演绎了一段冲突和对立的西部历史,甚至被某些人解读为带有马列主义阶级矛盾的色彩。
 正因为迈克尔·西米诺是一个颇显风格化的导演,影片节奏感不强,很多场景有抒情意味,喜欢娓娓道来,对故事的选择和切入也有一些个人偏好,因此,对奥利弗·斯通这样同样充满风格,表达尖锐的编导很欣赏,如1983年和大导演布莱恩·德·帕尔马合作的那部扬名立万的《疤面煞星》就演绎古巴难民(都知道古巴在50年代也成为一个红色社会主义国家)想要融入美国社会,却最终走向黑帮的毁灭之路。迈克尔·西米诺满以为这次合作一部类似的黑帮警匪题材,《龙年》能够取得像《疤面煞星》一样的成功,至少可以改变自己的尴尬困境,可偏偏再受争议,尤其美国华人群情激愤,该片被列入年度十大影片主要还是出于电影质量之外的轰动,而且票房很不理想,他此后还拍过两部戏,但基本长期沉寂了。
 其实,相信今天大部分看过《龙年》的都能保持比较客观的眼光,这部影片的质量并不算差。在演员方面,两位主演的表演堪称精彩。米基·洛克是被大导演斯皮尔伯格发掘的,第一部戏就参加了有日本顶尖巨星三船敏郎加盟的《1941》,之后就是迈克尔·西米诺前面那部《天堂之门》中扮演配角。跟着是著名的西部片编剧和导演劳伦斯·卡斯丹(老三部《星球大战》的主要编导,其实星战很大程度上并不算科幻片风格,反而更接近西部片)的经典爱情悬疑片《体热》。而《龙年》,则是他第一部唱主角的大戏,由此成名,跟着上演了轰动一时的情色片《爱你九周半》。另外,演反派的尊龙也十分耀眼,跟着加盟了国际化的史诗大作《末代皇帝》,也获得更大的成功。
 在故事方面,通过塑造斯丹利这样的人,其实能够看出他的偏见和暴躁是一种病态表现,就是一个美国电影中很常见的落魄的孤胆英雄,而他真正坚持对抗的实际是传统体制。在这个故事里,一面是泰义,代表了所谓积累千年的华人社会背景,如果扯远一点,是象征西方人内心中对赤色政权的心理阴影,尤其中国过去的传统文化与赤色政权混合,在大量的移民出现后仿佛是一种无形的扩张,包括片中所指帮会大多是香港过去的,如片中提到帮会大佬之一的杨某过去是香港警察,带了一笔巨款到了美国。那么,香港反贪机构廉政公署成立于1974年,60-70年代本身受到大陆一些运动影响也十分明显(最典型的如吴宇森1990年那部很大程度模仿了《猎鹿人》的《喋血街头》前半部分);另一面,又有美国警察代表的官方体制,象征了他们的弊端和错误才带来美国对抗亚洲赤色主义的失败。也就是说,斯丹利其实在同两面斗争,只不过对抗华人帮会是表面上的情节主线。尤其片中那些华人小混混,在唐人街横行无忌,又随时混入人群之中,感觉很有些神出鬼没。这在斯丹利妻子被杀的一幕非常突出,他们忽然就在家中冒出来攻击他们,斯丹利就像是重返越南的丛林一般,这种“独闯龙潭”的场景是典型的80年代枪战动作片特征,令人印象深刻。
 如果细看的话,影片的思想确实很复杂,加上台词锋芒毕露,难免让人误读,陷入同样的偏见中。中国至少在两千多年历史上一直是亚洲秩序的中心,文化远播海外,因西方列强冲击被迫融入国际社会,然后因选择社会主义又逐渐恢复地位。从朝鲜战争到越南战争,一直都有红色中国的身影。而《龙年》中刻画的华人,感觉是并没有融入美国社会的群体,大多数华人虽在外国,但都自己生活在小圈子中,这本来是客观现实,但过于武断的认为他们利用传统文化暗中形成一股集团,有所谓的帮会势力操控一些人在破坏美国社会繁荣安定,代表了华人在美国的扩张,自然属于对中国传统文化和现代生活的一种严重误读。反之,美国二战后几十年来在亚洲的处境,即便不算失败,至少也颇为尴尬。所以,在《龙年》中,斯丹利表现出来的对抗,以巨大代价(牺牲伙伴以及妻子)除掉泰义,最终并没有真正胜出,仍然陷入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继续对立,这仿佛也呈现了美国唐人街的一些社会现实。像斯丹利这样妄想要改变体制(不管是明面上的美国社会还是暗地里的华人社会),思想和行为表现出偏激和鲁莽,还深深烙印着赤色阴影与越战创伤的人,只能继续重复被放逐的命运,唯一聊以自V的就是最后他依然赢得了那个华人女记者崔茜的感情。
 对于华人的海外国际形象问题,不妨看看80年代以来大量的香港电影,且不说因为回归的恐慌而对大陆的态度一贯吊诡,即便演绎本地的帮会故事,同《龙年》之中的演绎有什么大同小异?直到21世纪以来的如成龙主演的那部《新宿事件》,所以,说到辱没祖宗的事情我们哪里逊色呢。
 当然,还是那句话,如同奥利弗·斯通的观点,电影终究是一种艺术化的表达,虽然确实有含沙射影,但在本身来说,主要方面还是符合美国电影的一贯主流元素,只不过《龙年》这部电影在时代背景方面有着较为明显和敏感的烙印,结果,导演迈克尔·西米诺此后一蹶不振,是不是也宛如片中斯丹利一样惨遭好莱坞放逐的结局呢?
 2016年6月

相关声明:
乐酷网(www.livku.com)收录的动作片龙年在线观看高清完整版数据来自-各大视频门户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