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战湘江 (2017)

血战湘江

电影 “血战湘江” 的更多资料

剧情简介

  作为一部为长征胜利八十周年献礼的影片,本片以长征史上最惨烈的湘江之战为背景,成功塑造了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工农红军领导人在长征中不屈不挠的光辉形象,深刻揭示了左倾错误路线给红军带来的惨痛损失,生动表现了红军34师官兵前赴后继、勇于牺牲,全力掩护中央红军渡过湘江,为苏维埃流尽最后一滴血的大无畏精神。

同类型作品

网友点评

相关评论

标题:关于湘江战役,你不知道的那些背景和细节

作者:寒武纪西格玛


  
  一部本该去年上映的、纪念长征胜利80周年胜利的长征题材影片《血战湘江》却在近期上映。这部被制作方称为中国版《血战钢锯岭》的主旋律影片确实拍的比较好看,但其中关于这场战役的一些背景和有趣的细节都没有交待,本篇文章就来八一八湘江战役背后的细节。 一、关于第五次反围剿失败——李德表示这个锅我不背 关于为什么要进行长征,一般是认为,李德、博古犯了左倾教条主义,放弃了毛泽东的游击战战术,采用了“以堡垒对堡垒”这种硬碰硬的方式来面对实力强大数倍的国民党军队,最终导致第五次反围剿失败,红军被迫开始两万五千里的长途跋涉。但是,中央苏区的前四次反围剿,在游击战战术的引导下,就是那么游刃有余吗?例如,前三次反围剿,伤亡人数呈现递增的趋势。第一次伤亡2000人,第二次伤亡4000人,第三次更达16000人。而且,第一次作战时,士兵每天的伙食标准是0.15元,到后来逐渐降至了0.1元乃至0.08元。另外,蒋*石前四次对中央苏区的围剿,一直无法全力来对付共*党,国民党内的不同派系和日本人一直在不断地搞事情。例如,第三次反围剿,先是蒋*石和胡汉民矛盾激化,造成粤军和桂军联合讨伐蒋*石,后又发生了九一八事变。第四次反围剿,宋子文掌管财政大权,只肯将钱用在抗日上,以致蒋*石虽然希望“剿匪”,但部队的军饷都应付不来。由上可知,前四次反围剿固然有战术上的可取之处,但反围剿却一次比一次更为吃紧;另外,蒋*石忙于应对国内的暗流涌动以及国际的云诡波谲,无法一心“剿匪”。 其实,抛开细节的战术不谈,如果从更高的视野来看,“共*党和国民党的决战也不可避免”。因为,红军想要生存,就要向外发展,但一发展就威胁国民党所掌控的核心城市,这必然招致国民党的攻伐,而应对战争,共*党就又要向外发展,来获得战争物资,如此循环,就必然导致国共的决战。只不过这个决战的或早或晚罢了。李德倒不是犯了什么“左倾教条主义”,顶多是选错了决战的时机,毕竟你不可能靠游击战夺取中国吧。当然,与其说是李德选错了决战的时机,倒不如说是苏联乐观估计了中国革命的形势。在第三次反围剿取得成功之后,米夫开始认为“中国共*党人不应把过去关于中国红军不宜过早夺取大城市的方针看作是教条”,要把苏维埃运动扩大到城市中去。而博古作为苏联的代言人,对其当然是言听计从,才动了国民党的奶酪,导致了国民党军队的围剿。 二、关于蒋*石是否出工不出力——越投入兵力,越引发猜忌 电影中的一个片段是,蒋*石的谋士提醒蒋*石,要想一举歼灭红军,要往前线派兵了,意思就是嫡系部队该出动了。这就给人一个印象——蒋*石想依靠桂军和湘军来打红军,而自己保存实力。蒋*石确实想利用国民党内异己——比如桂系的李宗仁和白崇禧——来讨伐红军,借以进军广西或收拾残局。比如,第五次围剿中,已经把红军合围的蒋*石却网开一面,中央军给红军放开了一个口子,而这个口子却不是军事上正确的东面(福建、浙江、广东),却开在了西面,也就是湖南、广西方面。这让桂系李宗仁和白崇禧十分恼火。但问题是,首先,蒋*石确实派出了自己嫡系的薛岳一直追着红军打,有句话不是说“红军走了两万五,薛岳走了两万里”。更关键的是,李宗仁和白崇禧也不傻,当然能看出蒋*石的意图,因此采取了反制的手段。比如,桂军对红军的作战总方针是“据客和送客”——对蒋*石的中央军,只要他们又进入广西的态势,就要坚决阻击;而对于中央红军,则采取“不拦头,不斩腰,只击尾”的原则,赶快送走。甚至说,如果蒋*石向广西前线派中央军,引起白崇禧的猜忌,甚至会起到相反的效果。果真,在湘江战役的前线,也确实发生了国民党军的一次“内讧”——28日,桂军突然发现在他们前面出现一支部队,紧张了一阵子之后,才辨明那是薛岳派出的国民党中央军周浑元的一个营......桂军长官白崇禧多次向桂军官兵灌输要坚决“拒中央军于广西之外”,于是,桂军毫不犹豫地就向中央军开火了。双方交战了一个小时,结果中央军周浑元部的这个营全部被桂军缴了械。因此,倒不是蒋*石工于心计保存实力,而是你越往前线增兵,越会引起白崇禧的猜忌。 三、湘江战役为什么成为了长征中最惨烈的一场战役——致命的三天 所谓湘江战役很惨烈,从人数上可见一斑——经此一役,8.6万红军锐减至3万红军。造成如此大的减员,和军委纵队行军速度太慢有一定关系。上文提到,湘江战役主力之一桂军对红军采取“不拦头、不斩腰、只击尾”的策略,准备把红军送出广西境内。因此,桂军给红军留出了一条西进的通道——“桂军在全州只留了两个营,而主力部队瞬间就从湘江边上的全州、兴安和灌阳回到了上百公里之外的恭城去了。这时候,无论湘军还是国民党中央军,都不可能立即调动部队封堵桂军造成的缺口了,湘江防线终于向中央红军敞开了一条通道”。但是,面对桂军留出的这个缺口,军委纵队在道县磨蹭了整整三天,直到十一月二十五日,军委纵队才从道县出发,但此时国民党军队已经围过来了......至于这致命的三天的停留,没有资料能给出一个比较恰当的原因。另外,如果能在11月28日之前渡过湘江,红军的损失也许就不会那么大——彼时,浮桥已经铺设完毕,界首至全州的三十公里的通道依旧畅通无阻(左翼是彭德怀的红三军团,右翼是林彪的红一军团)。但是,28日朱德向各军团表明要到30日止才能全部渡过湘江。其中,军委纵队28日才从文市出发,29日到达石塘圩,一天一夜行进了不到二十公里。于是,守在两翼的红一、三军团面对国军猛烈的飞机大炮又生生硬抗了三天。关于红军行军速度如此之缓慢的原因,电影中给出的解释是辎重太多,这也许是一个比较合理的解释。 总结来说,红军外向型的发展模式必然导致国军对其进行一次又一次地“围剿”,而前四次“围剿”已经让红军一次比一次伤亡更严重,将第五次反围剿的失败仅仅归结为战术运用的不合理,恐怕也不是太恰当。另外,蒋*石并非有意保存自己的实力(实际上他也派了嫡系薛岳一路追杀红军),只是中央军进入军阀的地界,反而有可能引发猜忌,对“剿匪”不利。最后,如果勉强说中央纵队由于辎重过多,通过湘江的速度太慢,那么在道县停留整整三天,放着桂军留出来的豁口不走,却至今没有能有一个合理的解释。这也许就是历史的偶然性吧。 参考资料: 《长征》 王树增著 《国民党的“联共”与“反共”》 杨奎松著 《“中间地带”的革命》 杨奎松著
   

相关声明:
乐酷网(www.livku.com)收录的战争片血战湘江在线观看高清完整版数据来自-各大视频门户平台。